颂扬浩然正气的壮歌

颂扬浩然正气的壮歌
遂川五斗江世界正气坊文天祥雕塑■李梦星在吉安,提到浩然正气,首要想到的是民族英雄文天祥。在吉安县城东面满目苍翠的山冈上,有座气势雄伟严肃高雅的文天祥纪念馆,是吉安最重要的人文景观之一。大院门额为舒同所写,正堂重檐间悬沙孟海书“正气浩然”四字匾,启功题写正堂门匾,这三位都是人所共知的书法大师;楹联为毛泽东手书文天祥最有名的诗句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。唯有文天祥这样的巨人,才有资历享有如此高标准的待遇。文天祥的浩然正气,穿越时空,光耀千秋。他便是人世正气的化身,也是吉安先贤出色的代表。正气的内在很丰厚,包括忠贞、正派、正派、坚毅、清凉等多方面。其间对祖国、对民族的忠实与坚贞,是正气的魂灵。庐陵先贤们以天下为己任,以国耻为己耻,以国荣为己荣,自觉地把个人命运同祖国、同民族的出路和命运紧紧联络在一起。为了国家和民族大义,委曲求全,无怨无悔,铸成了民族精力的丰碑,也形成了庐陵先贤明显的思维和品格特征。这种崇高的情趣,是庐陵文明的精华,在民族文明史书中,闪现出耀眼的光芒。胸存浩然正气,忠贞爱国,在庐陵不是一时一人的偶尔现象,而是一种经年累月的传统,代代传承,化作了一种品格力气,催人奋进。自宋代以来,每逢民族有难的时分,总有庐陵人挺身而出,义无反顾,一马当先,抗击入侵者。即便国亡家破,也宁死不屈,显示出崇高的民族气节。这是一股延传在庐陵大地上经年累月的雄风。文天祥便是在“文章节义之邦”庐陵,在先贤精力的熏陶下生长的。他年少时到县城的学宫见墙上挂着欧阳修、杨邦乂、胡铨、周必大庐陵“四忠”的画像,慨叹道:“日后我若不成为他们那样的人,就算不得大丈夫。”30多年后,文天祥以身殉道,勇敢牺牲,完成了少时的志趣,位列庐陵“五忠”之一,代代遭到敬仰。在文天祥出世130年前的靖康元年(1126),金兵南下,钳制宋朝割地求和。宋钦宗招集百官协商割地给金国,官位不高的庐陵永和人欧阳珣,联合9人上书对立,并提出抗敌之策。宋皇不听忠谏,竟派欧阳珣任监丞,同金国使者去深州处理割地手续。欧阳珣知道是权奸借刀杀人,明知此行无生还或许,他决然前往。到了深州,他居然违背君命,拒办手续,金人强逼,他不屈服。金人没得到深州城,便绑缚欧阳珣行刑,浇油脂在欧阳珣身上,将其活活烧死。后来史学家以为,欧阳珣以小官行大义,奉使宁违朝命,城安身死,功在社稷。欧阳珣牺牲后三年的建炎三年(1129)九月,金兵南下,建康城危如累卵。吉水人杨邦乂于危险之时,授命任建康通判,率领兵民,帮忙杜充、李梲等人捍卫建康。大敌当前,守将出逃或屈服,惟有杨邦乂坚守阵地,破城被俘后,不向金酋屈膝。敌人软硬兼施,无法让他克服。杨邦乂作好以死殉国的预备,咬破手指,在衣襟上写下血书:“宁作赵氏鬼,不为他邦臣。”金人将他的舌头割掉,剖其胸,剜去心脏。现在,南京雨花台还有祭祀他和其他忠烈的祠堂和“杨邦乂剖心处”纪念点,招供祭悼。杨邦乂罹难146年后的德祐元年(1275),元兵进逼南宋京城,大臣纷繁逃跑,国家危如累卵。文天祥独力擎天,变卖自己的家产来充任军饷,两举抗元大旗,在广东海丰五坡岭被抓后,写下壮怀激烈的《过零丁洋》。入元大都的监狱,不为牢房的秽气、阴气所限制,作《正气歌》以明心志。誓词“君降臣不降”,三年被囚,宁死不屈。他尽管无力回天,但那种忠于民族的反抗精力却永垂千古。文天祥的浩然正气,感染和呼唤一代代吉安人继续接力,为了民族大义一无反顾,奋不顾身,颂扬着他的精力。明王朝消亡后,清军入关占据大江南北,吉安被攻破。曾在朝廷任职的吉水状元刘同升,见大明江山沦入外族之手,非常哀痛。他联络旧臣、清江人杨廷麟,在赣州创建“忠实社”,发誓起兵,高举反清复明的大旗,率师沿赣江而下,与清兵激战,克复了吉安,前进到临江。但敌不过清兵,退守赣州,因病而逝。曾在明朝廷任要职的遂川人郭维经,率部8000多人拯救遭清兵进攻的赣州,与敌决战,众将军悉数血染沙场,他在城中的嵯峨寺里自焚殉难。安福巾帼英雄、著名诗人刘淑英,起兵抗清,历经险阻。这些勇敢牺牲的庐陵英杰,不是为衰亡的朝廷尽忠,而是为民族,为在其时历史时期里的正义大业而牺牲。这种以爱国主义为基调的浩然正气,千百年来,在吉安大地上颂扬不息,奏响一曲曲恢宏雄壮的民族精力壮歌。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